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安雷/ABO】08-后会无期

星际未来pa 联邦上将安x帝国少将雷

狗血、ooc、私设如山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


Chapter 8:

“安迷修你可知道‘始祖海’?”

“知道,传说那里是整个宇宙文明的发祥地,是全宇宙最丰饶的地方。”

“那你可见过大羚角跳?”

 

晨光熹微。

安迷修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回想着他此生来最糟糕的一天。

怎么说呢。昨天一早他先是被元帅坑的差点被炸死,然后有卷铺盖带人的被丢到雷狮家门口,再然后就是他在门外蹲了一个下午在夜晚来临之际想起自己还有厨艺傍身,这才免去了被打发去睡狗屋的悲惨命运。

综上所述,想要成为一个优质的Alpha就必须要有一定的下厨能力,否则你可能连Omega的家门都进不了。

 

揉揉脖子,安迷修从床上走了下来。打开门的时候刚好看见同样也是这个点起来的雷狮。

不过他虽然看见了雷狮,但雷狮似乎并没有看见他:打着呵欠,裹着被子的雷狮像条虫一样的慢慢挪进洗漱间里,然后在安迷修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睡着的时候,又重新拖着被子走了出来。

这回他看见安迷修了:“早。”

“呃……早。”

 

早晨的时光倒是安详。

安迷修在询问了雷狮的意见后十分明智的没有采纳他的“烤串配啤酒”的最佳早餐配置。理由很充分,没有哪家烧烤店会这么早开门,当然也休想打流焱的主意。

沉默了一会儿,雷狮果断的跑去开电视看。难得没有跟安迷修吵起来。

也不知道厨房里有什么,安迷修开始到处翻找起来,寻找着适合做早餐的食材。然后他就发现这个厨房泾渭分明到了极点,放厨具的地方绝不会出现食物,就连调料也有个专门的抽屉收着,就连地上的垃圾桶都是经过精确计算后特意固定在地上的,有条理到令人发指。

煎肉饼的时候,安迷修问雷狮他的荷包蛋要不要溏心时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回。从厨房向外一探头,发现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电视里播放着晨间新闻,讲的是联邦元帅将于今早离开帝国返回联邦,而剩下的将领则将在帝国展开为期一周的国事访问。

雷狮低着头靠在沙发里,平日里讲尽刻薄话的嘴巴现在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眉头微皱,像是有什么不太好的是在令他烦心。金色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自觉地给正在浅眠的雷狮打上柔焦。

其实他也挺好看的。

安迷修默想到。

“安迷修,你看够了没有。”眉头轻蹙,雷狮慢慢睁眼。紫色的星辰大海在阳光的渲染下更加出彩。

“你没睡啊……”安迷修尴尬地挠了挠脸,他还是头一次偷看别人睡觉被抓包。

“本来是谁着的,谁叫你看的那么明显。”Omega对外界的感知一向很灵敏。

“……荷包蛋你要溏心的吗?”

“要。”

 

在元帅的殷切希望中,安迷修总算是送走了这个坑其下属毫无压力的老狐狸。

坐在返程的车上,安迷修脑子里不断循环着元帅走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他去过‘始祖海’,他见过这个世界最初的原子。”

根据默示录里的记载,接二连三的大灾难将会将世界带向毁灭发展的末日之地,耶稣将会降世亲自审判世间善恶,届时他将主导人类的灭亡与否。

传说在默示录的预言中,他们的祖先无意窥得了审判的时间,于是害怕审判的祖先们带领着他们的族人逃出了地球,开始在宇宙中的其他星系谋生。

末日如约而至,但审判之日却推迟到了万年之后。

安迷修一直对这则传说抱有怀疑的态度。他不太认同上帝造人一说,因而他觉得人类出逃地球不过是实时造成的,无论有没有那则荒诞的传说在。

但是近年来被带出的那本默示录却有所变动,属于联邦的审判之日提前了。与之相呼应的则是联邦近年来日益下降的资源产量和愈加频繁的地质灾害,这一点与当年地球即将毁灭时的预兆极为相似,因而也迫使联邦高层不得不重视起来。

就在联邦的各位忙于寻找对策的时候,一条来自宇宙深处的代码给了他们希望,他们将这条代码称为“神谕”。

“神谕”将审判之地称作“始祖海”,声称“始祖海”即使审判之地,更是救赎之地。

于是,联邦方面开始不断派遣军队外出寻找“始祖海”的踪迹。

 

瞧着后视镜里安迷修那张苦大仇深的脸,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凯莉嘿嘿一笑,调笑道:“怎么昨晚过得不好吗?”要知道对于昨天安迷修入住帝国三皇子别墅的消息,不光是帝国这边,就连远在无数个光年之外的联邦都炸了。前者是因为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后者则是因为某铁树终于开花了。

“一般般吧……”安迷修一点都不想记起昨天自己差点被打发去睡狗屋的事。换了个姿势,安迷修问道:“凯莉小姐,你相信‘始祖海’的存在吗?”

“不相信又能则样,上面那群家伙还不是照样跟疯了一样的让我们去找。”挥着棒棒糖,凯莉无所谓的翻了个大白眼,“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该则么干就则么干呗。怎么你的新任务和‘始祖海’有关?”

“嗯,有消息说雷狮可能到过‘始祖海’。”

不说还好,这一说弄得凯莉差点被棒棒糖给噎死。

接过老骨头递过来的纸巾,凯莉一边擦着嘴,一边惊叹道:“我的姑奶奶,这祖宗到底都去过什么地方啊!怎么连‘始祖海’都找得到!”

“只是假设,还没有正式被确定下来。”安迷修纠正道。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接近他,试探他到底有没有到过‘始祖海’,有的话就套出具体位置或者进入方式。”凯佬开始总结陈词。

“是。”

“恕我直言这可能比你追到他的几率还要小。”

“……是。”

 

“T616的身体机能反映良好,心率正常,破损神经也已经恢复,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苏醒过来了。”

雷狮听着新来的实验员欢欣鼓舞的汇报着实验数据,注视着巨型实验皿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浅笑。

营养液里浸泡着一个不着寸缕的男人。男人同雷狮有着相似的面容,但却要比雷狮来的好亲近。紫黑的长发包裹着全身,遮挡着一些难以启齿的部位,宛如新生儿一般弯着腰拥抱着双膝。

“‘阿瑞斯’修复的怎样?”

“回少将,就差最后的精神链接了。”

雷狮满意的点点头,又一次回望这实验室中央的巨型实验皿。

睡得够久了,也该醒醒了,二哥。

……………………………………………………………………………………………………

感觉这个寒假可能写不完

大纲里的第一部分到现在都没写完(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删减掉一部分了)

十分严肃的在塑造整篇连载的大致框架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