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安雷】后会无期

星际pa   联邦上将安x帝国少将雷

ooc/狗血/私设如山

abo出没(讲真我写的时候老是会忘了它)

忽然手痒,估计是个短篇(如果有人喜欢,会在寒假写成连载)

上面那句一般不可能实现(笑)

一共2k+,祝各位食用愉快

…………………………………………………………………………………………………………………………

Ghapter 1:

“后会无期。”

这是安迷修23岁从军校毕业那天,雷狮登上羚角号后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他就带着他的海盗团遁入了无垠的星海之中。

再后来,就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后会无期。

 

安迷修很早就听过雷狮的名号:这位年少出走的皇子,不堪皇宫的枯燥于雪夜出逃的事迹也曾在星际间沸沸扬扬过。不过就像被石子惊扰的湖水,无论是谁的事迹,无论这事迹是好是坏,一切都在最后归于平静。

再后来就是雷狮海盗团的横空出世。

不过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他的真容,直到他进入军校那天:

 

凹凸军校是独立在星际间的一处以培育军事天才为己任的特殊机构。

入学那天羚角号登临凹凸星,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扬起阵阵尘土。

在烟尘之中,有四个身影于其中若隐若现,为首的那个最为张扬。

待烟尘消寂,安迷修终于见到了那出逃的皇子,那个臭名昭著的宇宙海盗——雷狮。

魅惑的紫琉璃里蕴含着这世间最明亮的星辰。

这是安迷修最初的印象,但很快雷狮就将这印象给摧毁了。

“怎么会有O来啊。”

“是啊,那不成是来找打的?”

“我看不是,搞不好……”

那人还未说完,就见一道惊雷从天而降。

强大的电流从那人身体流过,只是瞬息那人便休克了。

星辰大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沉不堪的冰冷。

“垃圾。”他扯着嗓子不屑地说道。

大厅内一片寂静,裁判球迅速集结将伤员抬了下去。这一下劈得相当狠,直直照着这人的面门劈下的,劈得人奄奄一息,就算抢救过来也是毁容。

报复方式实在是相当的恶劣,安迷修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听好了,弱鸡们。”星辰敛去刚才眼中的阴冷,转而嚣张至极地说道,“老子就是雷狮,所以接下来的日子还请各位多关照关照了。”

“什么,他就是雷狮。”

“为什么军校会把这样的恶人放进来?”

惊慌、恐惧、敬畏乃至崇拜的感情从诸位新生的身上宣泄出来,犹如实质般激荡在大厅内,将刚才的不敬完完全全冲走。

 

满意地打量着人群,雷狮脸上表情的愈加生动起来。

呵呵,弱者啊。

“阁下请等等。”

就在雷狮准备转身走人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衬衫的呆毛拦在了他面前。

“有什么事吗?”雷狮眉梢一挑,有些烦躁地看着他。

像是完全看不懂他的烦躁一样,呆毛在他面前自我介绍起来:“在下安迷修,你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对于刚才的不快我想替那位同学向你道歉,还请……”

“打住,你到底想干嘛?”雷狮最讨厌这种东扯西扯的家伙。

虽然多少有些尴尬,但安迷修很快就重新开始措辞起来。

正了正领带,安迷修收起先前的轻浮,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所以?”

“如果你要行恶,我一定会出面制止你的。”

只是一会儿的沉寂,海盗团的四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呆毛怪,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佩利脸上的嘲讽浓墨重彩到无法掩盖。

“快点道歉哦,说不定我们老大还会饶了你。”帕洛斯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

不过,安迷修并没有在意他们,他从始至终多不曾将视线从雷狮的身上移开。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雷狮一边背诵着骑士宣言一边将捂着脸的手渐渐移开,露出深藏其下的疯狂。

“愚蠢之至。”

这是在一阵疯笑之后,雷狮对安迷修的评价。

“骑士,欧洲中世纪时受过正式的军事训练的骑兵,后来演变为一种荣誉称号用于表示一个社会阶层。骑士的身份往往并不是继承而来的,骑士属于贵族的最底层。中世纪时,骑士在领主军队中服役并获得封底。需要自备武器、马匹。”一脸平静的背诵着烂熟于心的古地球史,雷狮的感情来的快去得也快,简直到了一种喜怒无常的地步,“但是啊,请问真正的其实现在又存在何处呢?”

“万能的主早已抛弃了她忠诚的骑士,骑士的圣光又将有谁来复辟?”

 

“等着吧雷狮,我将秉承着骑士道一是走下去的。”

之后他们的见面就像安迷修说的那样,凡是雷狮行恶的地方,安迷修必定会出现。


“报告舰长,C313操作区遭到入侵,现已失灵,请求指示!”

“放弃C313,启用E919!”

“报告舰长,飞船左翼受损,喷气式推进器受损!”

“改用涡轮推进器!丽萨,启用防御模式!”

“报告舰长,防护罩出现故障,无法弹出!”

面沉如水,年轻的上校暗骂了一声“可恶”,旋即下令道:“一队二队跟我来,其余部门原地待命!”

“Yes sir!”

“可是啊长官,舱门无法开启哦~”

舰内骤暗,一切事物都随着这句慵懒而又玩世不恭的归于归于平静。

黑暗之中,那声音又说道:“现在该怎么办呢,安迷修长官?”


将脑门从相扣的双手上移开,安迷修一睁眼便看到自己的舰员们全都横七竖八的倒在操作台上呼呼大睡。

这并不是因为操劳过度而造成的,而是因为幻术。

早在军校时安迷修就已经见识过了。面对浩如烟海而又琢磨不定的幻境,唯有意志坚定之人才可从其中挣脱。

回想着刚才好似走马灯一般的过往,安迷修发觉自己超乎想象的怀恋着自己的学生时代和那句“后会无期”。

“哟,安迷修你醒了。”正对着指挥台的那张转椅缓缓地转了过来,“午安,您已经睡了46小时5分39秒了。怎样还要再睡会儿吗?”

翘着二郎腿,黑发青年斜靠在椅子里。他左手托着脸,右手不断开合着手中的鎏金怀表,嘴角微挑,眼内满是戏谑的颜色。

“你怎么会在这,雷狮?”这是两人毕业后第一次见面,此前他们总是在有意或是无意回避着对方,将那句“后会无期”践行到底。

“怎么,有军舰在我帝国边疆徘徊,还不允许我上来看看?”雷狮眉梢一挑,故作讶异地看着安迷修。

扫了眼星航图,安迷修一抬手亮出了藏在之间的微型手枪:“我可不知道,贵国的手什么时候伸得这么长了。”星航图上显示着的是即将进入联邦星系的图像。

险险地躲过一枪,雷狮从从容容地立在了另一张转移的靠背上。

他可不觉得自己刚才的那句随口胡扯的话可以骗到安迷修。

相比联邦那套因追求行动方便而显得有些肥大的军服相比,帝国的军服更注重美观,因而做的修身有型。

无论是高至喉结的立领,还是裹住整条小腿的军靴,在帝国特有的弹性布料的包装糊华丽的配饰的衬托下,雷狮的薄肩、窄腰、长腿被极好的一一诠释出来。他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禁欲系气息。立在那里俨然是一朵明艳至极却又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

安迷修忽然庆幸其他人都还沉浸在幻境中。

“嗒——”

金属扣上金属的声音在此间被无限地延长,就先乐章最后的一个尾音一样。

像是料定安迷修此时不会开枪一样,雷狮轻轻巧巧地落在指挥台上伸手按下舱门开启键,并将放在一旁的制氧面罩一并顺走。

他顺着强大的吸力离开这艘军舰,戴着安迷修的面罩游走在星际间,最终像毕业那天那样只身遁入浩瀚的宇宙间。

后会无期,傻逼骑士道。

临走前,雷狮拽着安迷修的领带又一次立下了这个约定。

舰内还残留着淡淡的红酒香,拥有这种信息素的人则又一次走的潇洒。

………………………………………………………………………………………………………………

喜欢的朋友请留下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比哈特】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