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安雷】追逐

 木乃伊安✘千年老僵狮
双安亲情向,内含微量瑞金/帕佩/雷祖/凯柠
私设如山,严重ooc,有借梗,视角主安
千年等一回,
论安迷修的漫漫追妻路……
♞&♛
“叮铃——”
“叮铃——”
“叮铃——”
清清脆脆的铃声在夜里回响着。伴着这个声音,一双白净纤细的裸足在空中一荡一荡的。
香甜的美酒四溢在高空中,一个细眉吉目的青年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下方的繁华街道。
这里是鬼城,一个汇聚了各路魑魅魍魉的是非之地,这里是妖魔鬼怪的极乐净土。
“叮——”
清逸的铃声踏风而去,夜晚又重归寂寞。
看着散乱一地的酒具,安迷修无奈的扶了扶额头。
“额……这个……”看着满地的凌乱却又空空无人的厢房,店家现在尴尬的不行,“那个,安大人……”
“没关系,你先出去,钱我一会儿会差人送过来的。”安迷修同样也很尴尬,虽然他很清楚这次会扑个空,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好吧,他也想到过了。
低头有出门去,店家在心里默默说着“其实天魃大人已经付过钱了。”
待店家下去后,安迷修走近窗台。果不其然,他在窗台外找到了一个空酒杯,他就说怎么会只有三个酒杯,早知道我们天魃大人的习惯是,无论如何都要叫上五个杯子的。不过还有一个被丢哪儿去了?
找来找去的,安迷修甚至连木榻底下都搜刮了一遍,却仍旧没有找到这第五个酒杯。就在安迷修快要放弃的时候,他踢到了一个东西:不是酒杯,是一只鞋。
这家伙该不会醉到连鞋掉了都不知道吧!!
安迷修内心如此呐喊着。
没过多久,就有人看到平日里最注重形象的安大人,提着一只老北京布鞋从酒馆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出来,而更眼尖的人则准确无误地认出那是天魃大人的老北京布鞋。

今天是地下城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百鬼夜行”。
不同于人间界书里所描述的那样的阴郁沉闷,鬼城其实是一个毫不亚于人间帝都的一处繁华之地,无论是市井勾栏,还是烟花之地,全都在这里享有一席之地,简直可以说是比人间还像人间。
而这样的繁华则在“百鬼夜行”这天尤为热闹。
安迷修提着布鞋穿梭在人群中,每个被询问的人都只听到了天魃大人踏风而过时的金铃声而未见其人。
这简直不是一个醉鬼该有的样子。
这不是在耍他是什么?!
安大人总算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了。
“安迷修,你怎么还在这里?”略有些稚嫩的少年音在他身后响起,“为什么没跟大哥在一起?”
“啊,我在找他吗,卡米尔。”安迷修答到。
“找谁,大哥?他刚刚回殿易服了。”
“易服?”安迷修表示不解,很快他便收到了来自卡米尔的一个白眼。
“你怕不是想马想疯了,连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百鬼夜游’,今年轮到你和大哥领队了。”
“什么?!不是明年吗?”安迷修震惊了。
“不,就是今年。”说到这卡米尔顿了顿,又接着到,“而且今年的吉时还是午夜十二 ,你还有一个半个时辰的时间准备。”
看着已经消失在人海中的安迷修,卡米尔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一只淡绿色的蝴蝶逆着人潮飞去。

“安大人你总算回来了。”侍女抱着繁杂的服饰跑了过来。
“雷狮呢?”安迷修一边向自己殿里走去,一边问到。
“天魃大人已经开始沐浴了。”
果然,安迷修头一次唾弃自己这种老大爷般爱操心的性格。
就在安迷修准备踏入水池时,殿外传来了一声“噩耗”:
“天魃大人失踪了!!”
我的天,什么情况!
安迷修忍住了爆粗口的欲望,披了件外衫出来查探情况。
只见殿外乱作一团,大小侍女几乎全员出动:各个房间,各个门窗,甚至连花盆底都没放过。
话说,花盆底是可以不用查的吧。
安迷修默默吐槽着。
“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这么慌张?”少年挺拔如小白杨一般的身姿出现在殿外?
所有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突然顿住。“卡米尔大人,天魃大人他不见了。”一个资历较老的侍女出来答到。
“什么?”卡米尔震惊了,到这个震惊一看就是装出来的,“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在刚才。”侍女偷偷地往安迷修这里看了一眼,“在安大人回来的时候。”
这种暧昧不清的解释这么听都像是安迷修把雷狮气走了。
果然,卡米尔怒视安迷修到:“安迷修,你又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安迷修听了一脸懵逼:我从回来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他好吗!
“既然是你把大哥气走了,那就你去找好了!”说完,卡米尔十分潇洒地甩袖有人,独留安迷修一人不明就里。
所以你把我赶回来,又把我赶出去了???

安迷修仗剑走在路上,一如他平日里巡逻时一样,威严又不失温和。只不过现在他可不是在巡逻,而是在找忽然失踪的天魃雷狮。
因为今夜是“百鬼夜游”,所以街上尽是些随处可见的小情侣,例如某对帕佩,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撒起狗粮!而且是物质和精神双重打击!!看看这满地的狗粮,安迷修真想把帕洛斯倒过来当扫把使!!!
默念着骑士道,安迷修劝自己得先把雷狮找出来,可是一扭头他又十分感动的看到了某只幼染驯和他的监护人,还有就是被雷祖日常喂狗粮的嘉德罗斯小朋友。
不难过不难过,只要我找到雷狮就可以秀你们一脸了。安迷修如此安慰着自己。
“咦,兄长为什么独自一人在这里,嫂嫂呢?”少女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听上去极为好听。
“在找啊。”一提到这个安迷修就有些蛋疼,“话说你不是一向待在圣宫的吗,怎么出来了?”作为鬼城唯一的圣女,安莉洁的职业就是一直待在圣宫里,不得外出。
“是凯莉带我出来的。她说只是离开一小会儿不碍事的。”安莉洁微笑着答到。
她说你就信啊,你们这样一定会翻车的。
安迷修在内心吐槽着:“那她人呢?”从刚才见面就没看到凯莉,她总不会把不明世事的安莉洁丢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去逍遥了吧。
“我就说怎么总感觉有人在念叨着我,原来是安大人您啊!”和安莉洁完全相反,凯莉是个货真价实的魔女。
“你家的小娇妻呢?”凯莉调侃到。
“找着呢,你有看到他吗?”若是雷狮在场,像“小娇妻”、“嫂嫂”这样的称呼一出现,他立马就轮着锤子砸过来了,而且砸的永远都是安迷修,明明每次都不是他讲的。
“没见着,不过刚才过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说,城外的墓地里有什么东西在鬼叫,怪吓人的。你可以去看,搞不好会有奇迹哦。”恶魔的话真的极具诱惑力。
看着安迷修离开的背影,凯莉觉得耍起这个人真的是屡试不爽。
拽拽凯莉,安莉洁不解到:“嫂嫂不是去眺望楼了吗,为什么要让兄长去墓地?”
“嘛,这是夫夫之间的情趣,你不懂的~”

一绷带抽飞一只恶鬼,安迷修甩掉剑上的黑血将剑入鞘。
这里不但没有奇迹,而且还有一群有些棘手的恶鬼。
“叮铃——”
铃声在这样清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空灵。
“叮铃——”
安迷修循着铃声看到了坐在眺望楼的雷狮。
当即安迷修飞身而去。
木乃伊是不会飞的,但好在木乃伊身上有的是绷带,倒是可以用来抓着一些凸起物向上爬。
用绷带把疑似有再逃跑倾向的雷狮绑在柱子上,安迷修压了过去。
“喂,安迷修你……干什么啊?”雷狮本以为安迷修会斥责自己一顿,结果没想到这货一见面就抱了起来。
把脸埋在雷狮的颈窝里,安迷修闷闷地说到:“我被人欺负了。”
“哈?”
“帕洛斯和佩狗,格瑞和金,雷德和祖玛,凯莉和安莉洁。”
“所以?”
“他们趁你不在的时候在我面前秀恩爱。”
安迷修说的一本正经,但雷狮还是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所以你一脸委屈地抱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雷狮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奈何现在他被绑着没法伸手擦。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永远陪着我,不要让他们又在我面前秀恩爱的机会。”
雷狮忽然噎住了。
“你先把我放开。”
“好。”
甫一送来绷带,雷狮就在安迷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光速撤退:“这是你找到我的奖励,别想太多。”
“就这样?”
“不然你还想怎样?”
“当然是这样啦。”说着安迷修就按着雷狮的头来了个深吻。这个深吻吻得雷狮全身无力,吻到他快要窒息。
“安迷修,我操你妈!”雷狮嗔怒到。
“不可以,只能我操你。”安迷修到,“不过不这样我怕你又会跑掉。”
“滚滚滚,今年我们还要领队呢,别在这里腻腻歪歪了。”
“好的,老婆大人。”
“你怕不是皮痒 ,安迷修。”
“那好吧,娘子。”
“滚!”
——End——
其实雷总今天是有计划的“失踪”
就像凯佬说的:这是夫夫之间的情趣
这里特别鸣谢助攻小能手——卡·为大哥操碎心·米尔【卡米尔: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