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安雷/ABO】07-后会无期

星际未来pa 联邦上将安x帝国少将雷

狗血、ooc、私设如山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

Chapter7

安迷修昨晚睡得并不好,或者说是一整晚都没睡。

想他堂堂联邦上将安迷修,十九岁之前除了养母以外就没见过几个Omega,十九岁之后虽有幸碰到一个,但却是个凶起来连Alpha都可以干翻的!但是就在昨晚他抱了这个凶得一比的O长达一分钟。一分钟啊,连手手都没有抓过的纯情上校昨晚居然有了重大突破!简直激动地飞升了好吗!

说来也奇怪,玄蛇发现自家上将从昨晚开始精神波就一直处于跌宕起伏震撼激射吞天沃日的诡异状态之中。思考了一个晚上,玄蛇以及为理性的头脑得出了一个结论:大将,生病了。

“大将你的精神波看上去极不稳定,需要做下检查吗?”玄蛇建议到。

手一滑,安迷修险些被自己用领带勒死:“不用了。”

接着玄蛇就感觉到安迷修持续了一晚上的精神波突然急转直下。

果然是病了吧。玄蛇如是想。

心虚地看了一眼正吐着信子的玄蛇,安迷修默默地自我反省了一遍。

“叩叩叩。”

紧凑的敲门声之后,门外一个声音道:“安上将,您现在有空吗?”

“有的,请问有什么事么?”

“国王陛下想见你一面。”

 

身着黑色制服的Beta侍者一心一意地在前领着路,而身着联邦将帅制服的安迷修则是一心一意地想着国王为什么要找自己。

按理来说,自从听到安迷修要娶雷狮后,国王陛下的脸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黑,在酒会上对安迷修的尖酸刻薄更是到了一种毫不掩饰的地步,可以说是对他到了眼不见为净的地步,没理由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召见他啊。

“到了,接下来请先生自己走过去。”侍者推开门对安迷修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虽然有些不解,但安迷修也没问什么,想着应该是皇宫腹地外人不得随意进出这么个理,在谢过之后,就自己继续向里走去,准备穿过这个小花园去向接下来为自己引路的侍者走去。

变小藏在衣袖里的玄蛇紧了紧自己的身子,而安迷修也不动声色的将手移到了腰间的位置,哪里有两把乔装过的激光剑。

子弹从装有消音器的枪口射出,却依然被安迷修所察觉,并一个转身躲过。待安迷修重新稳下身形,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已经用黑黢黢的枪口对着他了。

飞速打量着四周环境,安迷修开始计算逃跑路线。

四周被包围的严丝合缝,唯一的突破口便是这个小花园的尽头。

花园的尽头是依旧敞开的红木大门,左右两边的壁灯一路延伸至安迷修所看不见的尽头的尽头。

两声频率不一的脚步声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极为明显。

“安上将早安啊。”帕洛斯领着佩利走了过来。

“帕洛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帕洛斯嗤嗤一笑,狐狸似得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也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我们陛下想要试试阁下的身手而已。”

“哦,那大可在练武场上试试。”

“不不不,您弄错了。我们陛下的意思是可以试试能本能把你给弄残或是……”一个闪身,佩利已经照着安迷修的面门劈下了下来,“弄死之类的试试。”

佩利的力气出奇的大,与还在军校的时候相比有过之而去不及。但安迷修也不是吃素的,用于格挡的手一翻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就是一翻。

向后几个空翻,佩利一手抓着地面,一手抄过离他最近的一名士兵腰上的剑,双脚猛地一蹬,再次扑了上来。

剑刃呼啸着向安迷修砍来,毫无章法的技巧带着最原始的力量一次次威胁着安迷修的人头,但却一次也没有命中到他一丝一毫。

佩利虽全身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但却一直得不到安迷修的回应,这一点让他十分不爽:“安迷修,拔剑啊,少他娘的看不起人。”

双手按在腰间,安迷修不是不想还手,只是他一直在等帕洛斯出手。他并非害怕帕洛斯,只是这个人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个不定因素。从在军校开始,帕洛斯就是一个喜欢在暗地里出手的家伙,不同于雷狮的猖狂,除非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会主动出手。

终于在他和佩里僵持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的时候,帕洛斯开始行动了。只见他以一个诡异的身法闪到安迷修身后,双手飞快结印,无数黑色的球体出现在安迷修周围,并向他靠拢过来。

耀眼的白光迫使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缠在安迷修手臂上,已经有手腕大小的玄蛇密切注视着两人的后方。

“大将没人追上来。”

“嗯。”

就在刚才,在那些小球快要爆炸的时候,玄蛇及时架起了防护罩才让安迷修活着在所有人闭眼的时候从一片强光中冲进那扇红木门。幸亏这是在皇宫,帕洛斯对爆炸物的量有所顾虑,否则要是换做其他地方,估计就算有玄蛇在,安迷修也很难都过一劫。

门后的走廊要比安迷修想象的还要长。明黄色的壁灯成双成对地从他的两鬓经过,千篇一律的格调让安迷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原地奔跑。

又过了一会儿,身着紫黑色衣袍的太子殿下出现在了安迷修视线之内。

“那终于来了,安上将。”太子殿下的语气依旧没变,但刚历经一战的安迷修却觉得这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

全身再次戒备起来,安迷修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位太子殿下,腰间的剑刃已经露出了三指有余。

“元帅和父皇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说着伸手推开他身后门。

 

“所以刚才那该死的‘试试’是义父你建议陛下的了?”

安迷修通常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在外面前称元帅为义父:一是有事相求,二是极度震怒的情况下。很显然这次是后者。

略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元帅正经解释道:“这也是为了我你好,不然要你去娶三皇子还是有些悬的。”

离国王最近的太子殿下感觉到自己周边的气压有所降低。

平定下心中的愤懑,安迷修微微皱着眉头坐在位子上。

一室之内,同样皱着眉的还有位于高坐上的国王陛下。陛下一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昨天在宴会上被元帅这老狐狸灌醉之后,哄骗着同意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安迷修处一段时间看看。

“你是叫安迷修?”国王抛开昨天的不愉快,板着脸跟要拐他儿子的小妖精讲话。

“回陛下,是的。”安迷修规规矩矩地答道。

太规矩了,根本没有让他发脾气的理由。轻哼了一声,国王硬着头皮说道:“你,明天搬到三皇子那里。”

“不对,是立刻马上。”元帅在一旁搭腔到。

狠狠剜了一眼元帅,国王果断甩袖走人。

不单安迷修懵了,就连过来看戏的太子殿下也懵了。

什么情况,自家的白菜要被猪拱了?!

 

等安迷修理完所有因果关系后,他已经被连人带包的踹进了雷狮的居所。

凯莉在临走前还同情的嘲笑了一下安迷修被自己的上司兼义父给坑了一把,简直就是可怜之至。

雷狮不住在皇宫,他在首都有自己一套独立的住所——一栋看上去算不上豪华的别墅。

看着眼前这栋以蓝白为主,到处充斥着极简主义的别墅安迷修真想把当初接下这狗屁任务的自己打入地心。

脸上毫无波澜,但内心实则惊涛骇浪的安迷修,像是报时鸟一样一下一下的戳着门铃。就在他戳到第三下的时候,门开了,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头探了出来。

不是雷狮,是卡米尔。

“你终于来了。”卡米尔淡定的看着安迷修,指了指门外的狗屋说道,“接下来的几天你就住那好了。”

不是吧。

看着安迷修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卡米尔躲在围巾后的嘴角少见的翘了翘。“骗你的,拿上行李进来。”

看来人间还是有真情的。

 

“接下来几天你就住这里了。”卡米尔将客房钥匙交给安迷修,“这是房间的钥匙。”

“大门的呢?”

像是看防贼一样的看着安迷修,卡米尔沉声道:“你就住几天,要大门的要是做什么?”

“要是我那天晚回来呢?”

“门外有狗屋,你可以在那里将就一晚。”

“……”

忽然感觉没法愉快的玩耍了呢。

“卡米尔是有人来了吗?”雷狮的声音懒洋洋的一听就知道才刚醒。

“大哥,是安迷修来了。陛下说接下来这几天他都要住我们这里。”卡米尔答道。

“哦,那让他去狗屋睡就行了。”雷狮又转回了房间里。

都说一个人在刚睡醒的时候说的都是真话,安迷修现在不太想相信这句话。

……………………………………………………………………………………………………

很抱歉昨天没更新

因为我十分十分十分正经的卡文了orz

接下来的一章是过渡章,我差不多要把雷老二拉出来溜溜了

顺便也要揭晓元帅就算丢了老脸也要让安迷修接近雷狮的原因了【绝对不是因为安迷修一直没有对象的原因】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