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安雷/ABO】-06 后会无期

星际未来pa 联邦上将安x帝国少将雷

狗血、ooc、私设如山

这章越写越多,险些停不下来

话说这两人咋就这么墨迹呢(还不是你干的)

帝国风物志+疑似约会的半天(老夫老妻模式实在是甜到掉牙)

前文链接:Ghapter 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re4 Chapter5

…………………………………………………………………………………………………………

Chapter 6:

当元帅回过头准备安慰一下自己的那个义子的时候,却发现他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先回酒店了吧。

元帅这么想着,回过头继续应酬着络绎不绝的酒杯。

 

走出会场的时候正好是太阳刚刚准备落山的时候。不像正午时的那般刺眼,阳光柔柔的笼罩着黄昏中的景物,风似纱般轻薄的抚摸在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在心底抽芽。

将硬邦邦的西服外套脱下挂在臂弯,安迷修默默无言的跟在雷狮身后。雷狮身上穿的依然是那套黑色的侍者服:也不知道是他随手拿的还是事先准备好的,这套侍者服剪裁得体的十分贴合着他的身体曲线。灰黑色的西服马甲把他原本就纤细的腰肢修得更加的不盈一握,而原本有意做长的裤子却硬是给他穿成了九分裤,雪白的脚腕在安迷修眼前一晃一晃,竟有种想要将其捉住的冲动。

晃了晃脑袋安迷修把刚才那个大胆的想法赶出了脑子。

“安迷修,过来撑船。”

“啊?”安迷修抬眼看向雷狮,只见这人正豪迈的将自己袖子挽上小臂然后再重新扣好,“为什么不是你?”

闻言,雷狮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故作惊异地说道:“安迷修你的骑士道呢?被狗吃了吗?虽然我不是什么美丽可爱的小姐,但好歹也是个弱柳扶风的Omega好吧。”

对于雷狮的强盗式理论,安迷修也不是刚见识到。不过弱柳扶风什么的,完全跟自己眼前这个Omega沾不上边好吧。腹诽归腹诽,安迷修还是没有胆子把自己腹诽的内容说出来,就像前面自己那个大胆的想法一样,要是付之实践的话,他敢保证明天帝国方面就可以从这条河里捞出一具联邦高级将领的身体。

任命般的站到船夫的位子上,安迷修将外套往船头一抛:“那我现在能否请这位弱柳扶风的Omega先生走上我的小船呢?”

回答他的是一件糊了他一脸的白布。

“把脸遮好,小心中途被人用臭鸡蛋打水里了。”

当安迷修狼狈地扯下那块布的时候,雷狮已经好整以暇地屈膝坐在船头上了。

他侧着脸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河面,面部的轮廓在金色的阳光中得到柔和,十分的锐利被打磨去了七分,独留三分与水面的平静交相辉映成祥和。这是在他脸上很难见到的神情。

也许是见安迷修许久都没有开始,雷狮又一次回归了那副恶人的嘴脸,刚一转头就发现安迷修正对着自己发呆。

“磨磨唧唧什么呢!还不开船!”

果然他就不应该对恶党抱有什么美好的幻想。

“好的好的,在下现在就开船。”安迷修披上白布,遮住脸准备开船,“在下可以冒昧的问一句,殿下现在想去哪吗?”

“少废话,到地儿了老子自然会叫你。”说完他就撑着脸不再看向安迷修了。

算了算了,谁叫他的这位“金主”脾气大呢?

 

河道很宽,同时通过四五艘像他们这样的小船都没问题。

河道的两边是白色的民居。黄昏中的小楼被渲染成暖心的金黄色,有身着米黄色连衣裙的母亲站在窗台边浇花。棕褐色的藤蔓顺着墙体连接到水面上,淡蓝色的小花一路从顶端走到末端,俯下身与清澈的水面交换着虔诚的亲吻。孩童的笑声像是被小船划开水面时的水纹一样天真的撒了一路。

路边不断有人朝他们挥手致意,安迷修习惯性的报以微笑,而雷狮则是罕见的一一微微颔首。

他们划得不快,经常会有同样样式的小船超过他们。要是换在以前雷狮绝对会掐着安迷修的脖子叫他超过去,但这次他没有,反而时不时的叫住几艘,问船夫或是乘客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被他叫住的人倒也不恼,反而认真地回答完他的问题,与他随意地攀谈起来,然后再微笑着挥手离去。

路边卖花的姑娘向雷狮和他各递来一只香水百合,说是鲜花可以使人心情愉悦,她说的没错,因为安迷修在雷狮脸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微笑。有的时候雷狮还会伸手将浮在水面上的小玩具推回河边,好让遗失了玩具的孩子重新捞回手中。

在很多时候,安迷修都无法讲清他和雷狮之间的关系。他们虽互相交恶,一见面就是尖锐的对立,但同时他们又可以像现在一样心平气和的坐在,彼此之间相安无事,甚至有时可以做一些简短的交谈。

也不知道划了多久,当安迷修双臂有些酸楚的时候雷狮恰到好处的叫了停。

雷狮先一步踏上岸,安迷修在固定好船后也赶紧跟了上去。

他们走在小巷里,雷狮在前面娴熟的带着路,安迷修满腹疑惑的跟在后面。相比前面光明坦荡的景色,清净幽深的小巷也别有一番风味。走着走着安迷修就闻到了什么若有似无的味道,好像是酒香。

随着他们不断地深入这条小巷,酒香也愈加醇厚起来。酒香不怕巷子深,看来这巷子的尽头无疑是一家酒家了。

撩开巷子尽头的的门帘,醉人的酒香就再也忍不住了。他们叫嚣着扑向安迷修的嗅觉神经,纠缠着安迷修的发丝,渗透进安迷修的衣服中。

太过热情了,安迷修有些呆愣的杵在了门口。雷狮回头对他轻笑了一下,安迷修都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轻飘飘的快要飞起来了一样。果然是因为酒太香的缘故吗?

雷狮难得大发慈悲了一次,快速地向店家讨了一壶酒,就拉着安迷修走了。

当安迷修走出那条小巷的时候,凉爽的巷风吹走了包裹在两人身上的酒气。雷狮拿着酒嘲笑安迷修没见过世面,而安迷修则没好气的抱怨着雷狮没有事先告诉他要去买酒。总之两人半真半假地斗了会儿嘴,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明黄色的灯光在每家每户的窗子里点亮着,同时也被温柔的河水真实地倒映着。安迷修看到有什么小小的会发光的东西顺着河流向他们飘来,等到靠近了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是一盏盏河灯。

小船又一次停了下来。

唱诗班的孩子们在修女的指挥下整齐划一地唱着圣歌。稚嫩的童音努力地咬着字,认真地唱着他们尚未完全参透的歌词。

他和雷狮坐在同一条长椅上,在孩子们的歌声中互相调侃着对方。偶尔恼羞成怒的雷狮会挥拳打向笑得有些欠扁的安迷修,安迷修也不躲,堂堂正正地接下这毫无威力的一捶。

他们在孩子们清澈纯真的尾音中重新起航,继续顺着河流向上游去。

他们穿过热闹的夜市,路过露天的音乐晚会,行经炙热的篝火……

他们不断地停下,又不断地重新启程。

他们积极的参与其中,却又选择在最热闹的时候默默离开。

安迷修身上的白布早就被脱了连同雷狮的西服马甲一起放在船上。

没人会认出他们是白天那个高高在上的三皇子,或是青年才俊的联邦上将。

 

繁华的城市渐渐远离了他们,温暖的灯光也随之离去。

郊外的河边,萤火虫提着绿色的小灯,在他们的指尖或是发间飞舞着。清冷的绿光打在脸上意外的多了如梦似幻的景色。

他们的小船行到一个岔口,安迷修在询问了雷狮后向右边划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条瀑布从高高的山巅跌落而下。安迷修笑着说这下他们走到了绝境,雷狮则笑着叫他将船停在这,笑着对他说:这可不是什么绝境。

上了岸,雷狮抓起安迷修的手,信心满满地说要带他上天。

之后他就真的带安迷修上天了。

当然是用了魔法。

安迷修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雷狮,这不是他第一次接触魔法。因为每次他和雷狮打架,雷狮都是招呼着雷电高举着雷神之锤冲过来的。但这次却是他第一次觉得魔法如此神奇的一次,他看到有小小的蓝紫色的粒子在他和雷狮的身边旋转着,他看到雷狮的发丝在空中一上一下的浮动着,他还看到刚才亲身经历的繁华现在像是水晶球中的小世界一样令人神往……

总之凌空飞行是件很奇妙的事。

就在安迷修惊讶的说不出话的时候,他们落地了。

踩在结实的地面上,安迷修还在回味着刚才的空中旅行。

“安迷修。”雷狮看着安迷修,“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成为海盗吗?”

安迷修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雷狮也不指望他能回答什么,于是就自顾自的说道:“因为帝国是没有海的。”

“别看帝国河流众多,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条河。”

“主河道会分出无数支流,支流会彼此纠缠不清。但再怎样纠缠他们终究会汇聚回同一条河流中,如此往复不断,倒也不会枯竭,不会坏死。”

就像我们两个一样。

“那这样一来岂不是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了?”

“没错。”

“那还真是一种悲哀。”安迷修评价道。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就像帝国,他们虽人人都会魔法却永远失去了见到海的资格。对于他们来说,海,是个美丽却又遥不可及的梦想,是一个只存在书中的凄美故事。

“不过这没什么。”雷狮的眼睛就像星空一样的吸引人,“大不了老子自己去别的地方去看。反正‘山不就我,我就山’嘛。”

确实,要是“山不就我”,那大不了“我去就山”。

 

他们在山上看了会儿夜景就下山了。

鉴于雷狮已经进入了呵欠连天的状态,为保险起见安迷修还是劝雷狮用机甲下山。果不其然,在下降到一半的时候雷狮十分成功的睡了过去,吓得安迷修赶紧抱住人加速下降的速度。

抱着雷狮的时候,安迷修不可抑制的想着“这腰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细”,臊得他整张脸红的可怕,索性雷狮已经睡了,否则这家伙绝对会狠狠的嘲笑自己一番。

可是就算雷狮睡了,强烈的精神波动却依然躲不过玄蛇的眼睛。在察觉到安迷修的不正常是,玄蛇习惯性的问了一下,却不想自己主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嗯,十分有问题。

再一次回归地面,安迷修抱着雷狮一个百米冲刺冲回船上,像是对待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将雷狮丢到船上。在收货了一个嫌恶的皱眉后,安迷修心虚地给还在熟睡的雷狮盖上了那块他丢给自己的布,然后又用自己的外套加压了一下。

雷狮的机甲化作一只银鹰的形象立在船头尽职的接替了导航的职务。

 

在银鹰的指引下,安迷修划着船沿着先前岔路的左边前进着。

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了一个带着红色围巾的人。

 

卡米尔扶过安迷修怀中的雷狮,坐上由银鹰变化而成的小型飞船。在快要走的时候对安迷修说道:“这是当年大哥和我出逃皇宫时走的路线。”

“啊?”

还没等安迷修问些什么,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

被自己写的文糊了一脸的狗粮

就是喜欢现在这种暧昧不清的阶段

有兴趣猜猜这文是BE还是HE吗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