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往昔(下)

裁判长安迷修X失忆神使雷狮

因为快要结束了,所以文风开始飘了······

还有结尾真的很难写,还请多多包涵······

————————————————————————

 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
是有呼之欲出,却又难以言表;或是心如刀绞,却又无能为力;亦或是苦不堪言,却又无处诉说?
总之当安迷修主动扶上雷狮头顶的时候,雷狮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虽然失忆了,但却并非没有感情。他只是将这份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感情隐藏了起来。而隐藏起来的后果则是他的冷面。
“老板,来一份烤串,两瓶冰啤。”
“好嘞!”
点完单后,雷狮一手撑着头,眼睛看着安迷修说道:“傻逼骑士道,今天来说说我是怎么失忆的吧。”

大厅上方的天空愈加的昏暗,时不时还有几条银龙在其间翻腾。
也不知是太子的哪句话激怒了雷狮,现在雷狮面上黑气翻腾,握着雷神之锤的手不断收紧:“呐,哥哥卡米尔死了你知道吗?”
太子听后微微先是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废话,我可是看着他死的。”
“那你心痛过吗?”
“心痛?”太子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我愚蠢的弟弟啊,他可是我们皇族的笑话,本就不该存活在这世上,若不是你当年处处护着他,你以为他能活多久?
“还是说你真以为,他的死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承认我确实是有想在这大赛上无声无息的把他弄死,但你也看到了,我失败了。
“况且,这凹凸大赛本就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谁是无辜的。他的死是上天注定的,而不是我。”
哀伤如海水般蔓延至整个大厅,雷狮看着他眨了眨眼,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随后他的身子开始抖动了起来,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剧烈,猖狂的笑声在大厅里肆意地回荡着。
“雷狮……”安迷修道。
应该是听到了安迷修的声音,笑声逐渐减小了下来。
回过头,雷狮一脸灿烂的看着安迷修。纵使安迷修从未到过海边,从未见过海上的日出,但他也可以确信那种笑容就像海上的日出一样的明艳,一样的光芒万丈。
“安迷修。”雷狮叫了他一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之后,雷狮对他说了什么,但他听不见,因为轰隆隆的雷声盖住了他的声音,因为他头上的头巾挡住了他的嘴,因为后来他毫无留念的转过了身。
再后来,他们胜利了。成为了本届大赛的冠军,成为了大赛史上首次多人夺冠的一批。
但是雷狮不在其中。
因为他们的胜利是以雷狮的牺牲作为代价换取的。
后来,安迷修见到了创世神。
“你的愿望是什么?”创世神说道。
“见他,我想他了。”安迷修说道。
后来,安迷修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雷狮。但是他却发现自己被创世神摆了一道:无论他怎么呼唤雷狮,雷狮都毫无反应。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精致的娃娃:美丽却没有感情。
安迷修问,这是为什么。
创世神回答说,自己虽可以重塑他的身体,却无法塑造他的思想,他的感情。
因为神没有感情。
安迷修认了。

以后的日子里,安迷修一边当着神使,一边照顾着雷狮。
即使雷狮现在没有一点反应,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帮雷狮打理自己的身体。晨起梳头,一日三餐,乃至是洗澡(虽然每次他都是捏着鼻子洗完的),他都仔仔细细、亲力亲为。
“恶党,你的头发越来越长了,要不我帮你剪剪?”
“算了,我还是不剪比较好,免得到时候惹你不开心。”
“好了,你看我的手艺多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明知道雷狮不会有任何反应,安迷修依然固执地独自一人说个没完。
“好了,亲爱的。我现在要去上班了,等我回来。”
虔诚的在雷狮的面颊上落下一个吻,安迷修将他推到面向花园的窗子前,吩咐完小机器人才离开。
花园里有安迷修亲手种下的蓝色勿忘我。每当风吹过的时候,成片成片的勿忘我一起起舞时,花海便会像海面一样变得汹涌澎湃。

安迷修家里的小机器人十分喜欢呆在雷狮怀里晒太阳。
但是只有在安迷修走了之后,小机器人才有机会钻进雷狮的怀里。
因为安迷修拒绝跟任何人分享雷狮(这是小机器人所认为的)。
今天,小机器人们一如既往地钻进了雷狮的怀里。就在它们正享受着自己美好“机生”的时候,那个一向乖巧的“座垫”动了!
并且将它丢到一边,而自己则手一撑跳进了那片勿忘我中。
这里可是二楼啊!
就在小机器人们惊慌失措地爬上窗户时,它们发现“座垫”居然毫发无伤站在花园里,手上还那些一朵含苞待放的勿忘我。

“嘿,亲爱的,我回来了!”
迫不及待地打开房门,安迷修看见的是干净整洁的房间和空荡荡的椅子。
安迷修急得把整个房子翻了一遍,却依旧找不到雷狮的踪迹。
到底去了哪里?
“哒哒哒……”
细碎的脚步声引起了安迷修的注意:一个小机器人从安迷修面前路过。
“夫人呢?”安迷修问道,在机器人面前他给雷狮的称谓就是这个(绝对不是趁机占便宜)。
小机器人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自顾自地向后门走去。
在打开后门的那一刹那,安迷修的眼睛正好对上了那片灿烂如星辰大海般的紫眸:
雷狮站立在花间,一只手抱着一个小机器人,另一只手捧着盛开的勿忘我,看向安迷修的眼神既不是嘲讽与不屑,也不是空洞与寂寥。那种神情是安迷修第一次见到:温和而又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飞扬跋扈。但却依然美的不可方物。
那是英姿飒爽式的俊美无疆。

“雷狮,雷狮。”
安迷修轻轻叫了雷狮两声。
可靠在他肩上睡得正香的雷狮只是含糊不清的回应了两声,并没有想要醒过来的意思。
看了眼满地滚的空酒瓶,安迷修无奈地笑了笑。
结了账,安迷修抱着雷狮离开了那家烧烤店。
看着在自己怀里熟睡的人,安迷修想着: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End——————————————————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对于结尾我本人还有许多不是很满意的地方。

如果有可能,我会找时间重写一次,不过这个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希望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不要太失望(鞠躬)。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