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往昔(中)

嗯,我承认这章的人设开崩了,我的锅,我的锅…

“你……想起来了?”安迷修看着面前的雷狮,小心翼翼地问到。
“没有。”雷狮答得极为干脆。随后他想了想,又说到:“我有点不爽,在你对他们笑的时候。”
是了,雷狮失忆了,在他们一起灵力过的那届凹凸大赛之后。
安迷修的表情抽搐了一下,他伸出手摸了摸雷狮的头,道:“没事,来日方长。”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安慰雷狮,实际上却是在安慰他自己。

“有兴趣和我一起弑神吗,嘉德罗斯?”
一个简单的擦身而过,雷狮简洁明了的对嘉德罗斯说到。
回头看向雷狮,嘉德罗斯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又随即归附平静。只见他转过身,不可一世地问到:“你想做什么?”
“有兴趣就来凹凸大厅,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了。”
也不说什么多余的话,雷狮扛着锤子消失在了嘉德罗斯面前。
“嘉德罗斯大人,他在和你说些什么?”见嘉德罗斯少有的沉思的样子,雷德有点好奇刚才两人之间的对话。
“雷德……我突然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嘉德罗斯阴测测地笑着。

“欸,凯莉就怎么你一个人,?”金探头探脑地从门外走进来,纵使身上穿的是洁白无瑕的神使服也褪不去他满脸的孩子气。
接过裁判球递过来的酒杯,凯莉痞里痞气地调侃到:“本小姐哪能跟你比,你好歹还有格瑞陪着你,而我只能永远的孤身一人。”
听她这么一说,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话说雷狮不在这里吗?”
“是啊,小情侣们都已经去度蜜月了,这里只有本小姐一个人。”说完,凯莉翻了个白眼。

“欸,嘉德罗斯你怎么也在这?”拦在格瑞身前,金一脸警惕地看着正向这边蠢蠢欲动的嘉德罗斯。
“格瑞,我们……”
还未等嘉德罗斯说完,一到惊雷从天而降:“别急啊,嘉德罗斯,好戏还在后头不是吗?”雷狮的笑依然那么猖狂,只是这次他的身后出现了永远不可能和他一起出现的人——安迷修。
“你们?”金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也不理会金,雷狮向安迷修递了个眼色,兀自地退到一边去。
勾勾嘴角,安迷修柔声到:“诸位想当神吗?”
安迷修的声音不大,但却如同惊雷般在所有人耳边炸了开来,所有人都被这话炸得外焦里嫩。
……怕不是和雷狮呆久了,傻掉了吧?不过你们是什么时候处上的?
“轰隆——”
就在所有人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凹凸大厅的核心区域响起,冲天的火光像是在昭
示着什么。
“啊,抱歉。刚才那个是在通知大家,并没有问你们的意见。”现在所有人都在心里感叹着“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安迷修”之类的话。
果然跟海盗待久了都是会被带坏的吗?
“这是威胁吧,安迷修。”凯莉垂眼绕着自己的头发玩,“你的骑士道呢?”
“那是留给可爱的小姐们的,至于以玩弄他人性命为乐的神祗……”很难想象接下来的话是怎么从安迷修,这样一个沐如春风的男子的口中说出来的,“废掉好了。”
“是啊,废掉好了……”雷狮重复了一遍刚才安迷修所说的,“然后我们自立为神。”
金石碰撞之音不绝于耳。
“太子殿下还真是好久不见啊。”雷狮的话语听上去极为轻松,就像是在同他人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不过接下来的这个声音却是乌云密布般的沉闷:“果然是你动的手脚雷狮!”
不屑地笑了两声,雷狮撇了撇手不可置否的回到:“谁叫你会在那个智障观战团的。”
太子银牙一咬,挥剑向雷狮劈来。
那是雷王星的镇国利刃,拥有着招雷引电的神威,然而雷神之锤也不赖,一挥就是雷霆万钧的实力,而且隐隐有压人一头的气势。
“喂,你该不会只有这点实力吧,老哥。”雷狮故作惊异地看着太子殿下,那样子看上去实在是假得不能再假。
“闭嘴,雷狮!”太子殿下被雷狮气得不行,即使是有面具挡着也知道在那之下的表情该有多扭曲,“你这碍事的家伙早就还和那个小杂种一起走了。”
忽然雷狮敛了笑容,又一次扬起了重锤:“华而不实,你的剑术太过花哨了,太子殿下。”那利刃应声而断。“我们做海盗的,用的可都是搏命的技巧啊!”
就在雷狮和太子殿下对抗的期间,其余的人也纷纷应战:一时间场面极为混乱。
许是感应到了什么,安迷修一抬眼便看到了一脸沉郁的雷狮,那种冷酷无情的样子,同那天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别走神啊,骑士大人。”拉比兹天真的说到,但她手上的攻势却是凌厉得不得了。
安迷修皱眉应战。另一边嘉德罗斯,格瑞那似乎也进入了僵局:除了安迷修外没有人注意到雷狮的异常。

真的崩的可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