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子都-持续掉线

往昔(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场名为凹凸大赛的赛事。
传说那是一个可以实现梦想的天堂,也有传说说那是一场暗无天日的无尽杀戮……

“各位选手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凹凸大赛’。我是本次大赛的裁判长。接下来我将为你们宣读本次大赛的比赛规则……”
圣光之下,那名自称是裁判长的沐如春风般的男人有条不紊地宣读着各项比赛的规则。
阳光透过他的前发,在脸上打下一片美好的阴翳,是不是得有风吹过他的刘海,这样他那双翠绿如草原的绿眸便会显露出来。
“……请问各位还有什么不懂得吗?”男人的耐心仿佛不要钱一般,他在宣读完冗长的规则后依旧这样询问了一遍。
“既然没人回答我就当大家都记住了哦。”话语略显轻挑,就连表情也是如此: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翘了翘。

“哎呀哎呀,裁判长大人现在的笑容可真是太完美了!”屏幕前一黑发女子如是说。
“刺啦——”
女子闻声回头一看,脸上露出了一种名为“计划通”的表情:“三少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撸串。”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裁判长的笑容中的时候,天空中似是传来了上帝之音:一名黑发男子踏空而来。
说实话,雷狮一直很讨厌这种诡异的出场方式。先不说自带BGM,光是铺天盖地的羽毛就够让他火大的了(因为总会有几片羽毛喜欢往他脸上糊)。
当瑰丽的紫色对上干净的绿色时,安迷修就明白一切了:“你来了。”微微欠身,安迷修向雷狮生出了右手。
“饿了。”雷狮毫无避讳地将自己的手交付予他。
“撸串?”
“用冷热流。”
“可以。”
接着两人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安迷修!”
雷狮的声音从高高的山巅传来,说着风一字不漏的传进安迷修的耳朵里。
“那是我的台词,恶党!”
安迷修如此回到。
雷狮冷哼了一声,挥舞着雷神之锤一跃而下。接着便是金石相接之声。
每次都是这样。
安迷修当时这么想着。
确实,他和雷狮的每次相遇基本都是如此:一言不合,短兵相接。
虽然每次事后,安迷修都有反思过自己对雷狮的态度,可是到了下次他之前的反思便通通不复存在了。
啊,简直糟糕极了。
双剑横于胸前,安迷修警惕地看着雷狮,谨慎地推敲着他下一步的一举一动。
“喂,傻逼骑士,你的那位小姐呢?”雷狮挑眉看了看安迷修身后。
没人?很好。
像是被戳到痛处一般,安迷修不悦地皱了皱眉:“艾比小姐昨天玉殒。”这种说法文艺的不得了。
此时雷狮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究竟是为什么,连他本人也不清楚。但安迷修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无意中伤了他。
“那你呢,你的那群跟班呢?”
回答他的是雷狮的雷神之锤。
一点都不想提这个:虽然知道帕洛斯迟早会背叛自己,但他被银爵所杀的事却始终让他很不爽;佩利是在和雷德战斗的时候死的,不过他死的时候还拉了一个雷德做垫背,算他还有点出息;至于卡米尔……居然死在了那个叫埃米的小子手上!!
“你最清楚了不是吗?”雷狮可记得清楚,那个叫埃米的就是安迷修整天护着的两个里的其中一个。
“是卡米尔先向艾比小姐动手的,埃米他们只是出于正当防卫!”安迷修替埃米辩解道,“何况你不是也杀了埃米替卡米尔报仇了吗?”
是的,直至今天他们身边的人都死了,现在也就只身下他们两个孤独的身影。
“好一个正当防卫!”雷狮怒极反笑,“我问你,你的骑士道难道就是在一旁袖手旁观吗?还是说,我弟弟他就真的这么该死?”
“这点一下已经解释过了,当时在下赶到的时候卡米尔他就已经死了。”安迷修又一次辩解道。
可是雷狮不听,也不说话,只是一锤接着一锤地砸向安迷修,仿佛魔怔了一般。
福至心灵,安迷修左手一翻,就像他预料的一般用剑将雷狮的锤子挑了开来。
随后也将自己的双剑丢到一边。
接下来的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羽毛轻轻扶过一样,温柔之至。
轻轻地,细腻地啄着雷狮的唇,安迷修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让雷狮安静下来的方法。
“怎么样,冷静一点了吗?”安迷修轻轻地问到。
“你……我……”雷狮现在的男子有点懵。
我是谁?
我在哪里?
刚才发生了什么?
看着雷狮的脸越来越红,安迷修觉得现在的雷狮简直可爱得不行。
低下头,安迷修和雷狮额头相抵,两人之间的距离已是近的不能再近了。安迷修用舌尖轻轻舔了舔雷狮的鼻尖,道:“原谅我,雷狮。”
“嗯。”

任由雷狮拽着自己的手,安迷修和他早已褪去了刚才那身圣洁的白袍,现在他们就像两个刚长大的小鬼一样穿梭在人流如织的夜市之中。

大赛第四和第五在一起了。
尽管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事,但事实确实如此。
“雷狮,我想到了一个可以让大多数人活下来的方法。”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安迷修几乎天天都在想着这种事情。
“别傻了,安没马。”而雷狮的任务则是不停地打击他。
“不,这回是真的。”安迷修依然贼心不死(划)自信不已。
“不——可——能——”雷狮可长了声音。甚至还极为不屑地竖了个中指。
安迷修脸色一沉,将雷狮一把揽过:“听我说,亲爱的。”说着还往雷狮耳后喝了一口气。
雷狮放弃挣扎,乖乖坐在了他的怀里。
絮絮叨叨了老半天雷狮总算知道了安迷修想要干什么:创立新的创世神。
这是一个大胆到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雷狮喜欢。
“想不到你还挺有种的吗,安迷修!”
“没办法谁叫你让我舍不得放手呢?”
“满肚子骚话。”
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评论(1)
热度(10)